Genevia

Rawenclaw的仙女

【Lollipop】(德哈開車有文有圖)(重要的圖通常都在最後)

一個關於棒棒糖的故事

好吧 其實跟棒棒糖沒什麼關係 我就是想看小龍少爺像大貓一樣慵懶的舔棒棒糖的誘人樣子,以及,開車。

❤正文:

我們的救世主波特先生現在正一臉不情願的給他的死對頭兼暗戀對象——一個德拉科餵食一根棒棒糖。

事情起因是哈利在反擊德拉科的日常冷嘲熱諷時使用了一支故障的魔杖,直接導致德拉科被一個“倒掛金鐘”甩到了樹上然後狠狠地砸下來,於是伴隨著斯內普的一句“格蘭芬多扣五十分”之後我們的鉑金小少爺慘兮兮的被送來了醫療翼治療觀察。

事因哈利而起他內心多少有些愧疚加之對心上人的關心,一個紙鶴飛到醫療翼詢問過德拉科想要什麼慰問品以後哈利就趁夜深人靜偷偷溜到了這裡,還帶了些馬爾福點名想吃的麻瓜棒棒糖。

“喲,聖人波特在宵禁時間溜出宿舍。”

德拉科掛上了一個馬爾福式假笑。與往常不同的,此時的他眼睛有些渙散的看著哈利,自然地的歪著頭,淡金色的頭髮稍有凌亂的掛在額前,身體以一種及其放鬆的姿勢癱軟在床上,窗外透進來的月光讓德拉科的輪廓變得毛茸茸的,這一切都讓他看上去十分迷離或者說是……誘人,尤其他的臉上現在還有一抹詭異的紅暈,只是晚上的醫療翼太過昏暗哈利看不到就是了。

“閉嘴,馬爾福。你要的棒棒糖。”

哈利拿出一些糖撒在德拉科的床上后轉身要離開。

“你就這樣看望一個病人嗎疤頭?”

“不然怎樣?”

“餵我。”

梅林的內褲!哈利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一是他驚訝於馬爾福少爺剛才說的話,二是他真的不知道一個棒棒糖有什麼好喂的。德拉科還是掛著假笑歪頭看著他。見德拉科沒有在開玩笑,哈利只好坐過去為他扒開一根糖並順從的送到德拉科嘴邊。

德拉科把頭稍微向前探了探,沒一口咬下去反而是輕輕的舔,偶爾嘬兩下。深夜的醫療翼安靜的很,德拉科吮糖的聲音漸漸散到了每個角落並不斷迴響,與此同時傳出的還有哈利越來越重的喘息聲。

哈利看著馬爾福尖尖的舌頭靈活的在圓球型的糖上遊走,讓整顆糖濕潤剔透,哈利只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燙,他只得吞了口口水,不自然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開口打破有些曖昧的氣氛。

“呃……馬爾福?”

哈利的聲音有點啞。
德拉科停下嘴上的動作偏頭看向哈利。

“說真的你為什麼一定要吃棒棒糖?”

德拉科聽後緩緩的坐起身,正臉看著哈利,慢悠悠的露出一個皎潔的笑,整套動作像只慵懶而迷人的大貓。

“也不一定非要是棒棒糖。”

德拉科突然輕咬住哈利還僵在空中的拿著糖的手,在他的食指二指節嘬了一口像是對待一根棒棒糖。這動作明顯驚到了哈利,他一下子失手讓糖掉在了床上,他想說什麼可是張口卻發現嗓子已經啞的說不出話。

“也可以是——”

馬爾福繼續說,並抬手抓住哈利的手腕往嘴邊一扯。

“一個哈利波特。”

他將哈利的手指送入口中,含住食指和中指的第一節緩緩的舔弄,吮吸。淫靡的聲音擴散開,哈利覺得一股熱量在自己的小腹那裡愈演愈烈,自己已經控制不住慾望的挺立,早就支起了帳篷。他不知道馬爾福怎麼會突然這樣,他現在也不想知道原因——暗戀的人在自己面前性感成這樣誰還去管那該死的原因。所以哈利從椅子挪到床邊又整個上到床上。德拉科猛的一個翻身把哈利壓在身下,慵懶卻充滿力量。他俯身親吻哈利的額頭,傷疤,臉頰向下到喉結停留,輕舔,吮吸,挑逗。他褪去哈利的校服背心,慢悠悠的一顆一顆解開哈利的襯衫釦子,雙手探進,按在哈利的胸口緩慢的下滑。德拉科帶著淺笑饒有興致的看著哈利漲紅了臉並且試圖用手擋住。他一隻手停在哈利腰間,一隻繼續下行解開了哈利的腰帶,拉開拉鏈,撫摸著脹大的慾望。他把頭貼到哈利胸口,咬著哈利胸前挺立的敏感點,手伸進哈利的內褲裡上下套弄。

“哈…嗯……德拉科……”

哈利渴求的看著眼前不急不慢的人,顯然是有些著急了。德拉科笑著把他們兩人的衣服退個乾淨,又含住手指用口水浸濕,然後探入哈利的後穴。

“啊!唔……嗯……”

簡單的潤滑後德拉科握住自己的分身挺了進去,開始抽插。

床板的聲音,哈利的叫聲,德拉科的喘息聲,他們碰撞的聲音,交合處的聲音摻雜在一起充滿了整個醫療翼。費洛蒙擴散至極致時哈利洩了出來,德拉科最後的提高了自己的頻率后射在哈利體內然後一頭栽倒在床上,睡著了。

第二天,萬事通格蘭傑小姐趁哈利還在昏睡,悄悄地收好了那根“故障”的魔杖——那隻有催情作用的魔杖,並把哈利原來的魔杖放了回去。羅恩正好撞見了這一幕,張大了嘴看著她,做了個“你在———?”的口型。

赫敏·爸爸·格蘭傑:“What?I just want to  help.”

厚涂试试

#卢娜洛夫古德##德拉科·马尔福##德卢# (列表德哈的小伙伴请不要取关我呜呜呜!我只是偶尔德卢😭下次更德哈😭)关于卢娜有了一个可以看到伤心人的镜子(啊,卢娜这种小天使安慰人一定是很可爱了 外:英语蹩脚全靠百度翻译有一处dose matter应该是dosen't) ​​​😭

【德哈】七夕糖渣
(看到大战时拽哥大喊“破特!!”扔给哈利一根魔杖的花絮来的脑洞)

打从一开始德拉科就不讨厌哈利。

他只是想跟他唱反调。

秋天的风吹向德拉科,凉爽并干净,干净的可以洗涤肺腑,不掺杂一点大战后尘埃的味道。一切归于平静,像是大战从未发生。

魔法部对马尔福一家的审判带着惩罚一并结束,德拉科因尚且年轻在阿斯卡班短暂服刑后就被释放了。他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萧瑟的秋风和七八年前一样,无形而有力地牵引他向霍格沃兹。

小德拉科没打心底里讽刺韦斯里,只是韦斯里听到他名字时的表情惹恼了他,口头教训了几句,没想到换来的是“圣人波特当众拒绝马尔福家大少爷”,这种恼羞成怒才一直让马尔福想跟这个疤头把反调唱到底,即使他心里觉得波特他们其实挺可敬的。

后来这种找事儿的行为就成了习惯——

包括一下课就在人海里寻找波特,包括波特出糗第一个嘲笑他的一定得是他德拉科自己,包括为了讽刺波特在波特的必经之路上等上二三十分钟,包括一天见不到波特恼怒的表情就觉得人生不完整……

德拉科渐渐的发现找波特的事儿挺有趣的,因为他每次都会认真的反驳,像是真的被他的话戳到痛处了,这让他感到平衡和一种莫名其妙的愉悦。所以他也不想真的和哈利变成关系很僵恨之入骨的敌人,于是每次在哈利露出生气的表情瞪着他时,他就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闪开了。其实德拉科功课挺好的,怎么说也是个纯血贵族,哈利他们的威胁对他来说也不至于闻风丧胆。

再后来事情出现了奇妙的变化——

一次魔药课上德拉科在一锅药剂前明确的闻到了哈利身上的味道,后来他才知道那种药叫迷情剂。

德拉科这才回忆起,自己对于哈利的感情已经不是想捉弄他那么单纯了。他每天期待着哈利脸上出现丰富的表情,丰富而可爱的表情。

回忆至此,德拉科已经来到了霍格沃兹内部,神情恍惚的他差点撞到一些顽皮的学生。

是了,霍格沃兹的重建总是迅速的,就像这颗德拉科在它底下被变成雪貂的树,现在也被植回了原处正掉着树叶。

德拉科拍打掉了身上的落叶,把搭在肩上西装外套向上拽了拽,让它呆的更稳妥些后,靠着树倚了上去并让刚才的回忆继续——

德拉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哈利。

但是不巧,这个时候黑王伏地魔卷土重来,家族如果不归顺,肯定会有厄运。德拉科只能硬着头皮顺从父母装作对抗哈利,更加恶劣的攻击他,伤害他,到了真正威胁到哈利生命时,德拉科才装出下不去手的样子放开哈利。他知道即使这样,哈利也绝对不会原谅他了,他也从没奢求过,只是暗中进他所能一次又一次放过哈利。

霍格沃兹的上课铃响了,校园里的学生们散了个干净,只剩下风吹着满地落叶沙沙作响。
德拉科闭上眼睛,向后仰头抵在树上,深深地吸气入肺,再缓缓的吐出去。

“看在梅林的份上,希望大战时我扔向他的那根魔杖可以让蠢宝宝波特了解到一些我的真实想法,虽然这几乎没可……”

德拉科正这么想着却被他在熟悉不过的声音打断了——

“马尔福。”

是哈利波特。

“来看落魄的我?”

德拉科讽刺的笑了。

“……”

波特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再抬头时眼睛里满是坚定,快步走向德拉科,狠狠地攥住他胸前的衣服,一个吻堵住了德拉科所有的话。

长吻过后,哈利松开了德拉科,看着他稍有惊讶的脸耸耸肩:

“那天魔药课整个屋子都是你的味道。”